埃德蒙顿华人社区-Edmonton China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78|回复: 0

问中医几度秋凉 (转载) 7-9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-15 07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老杨团队,追求完美;客户至上,服务到位!

1 d, y- R. q2 a) C* w1 D
/ L3 S% U( p& }! B小时候对母亲的这些认识并没有在意。我以为这些都是常识。大半辈子活过来之后,才发现,当今科学并没有这样的认识。母亲站在中医角度,对精神的人和肉体的人的认识并不是落后的,而是整体超越当今科学,有许多东西为当今科学解释不了。, \0 T0 ^: H! R% g* Y
/ D4 q  Q  q$ G; n6 ]7 p3 h0 f- R# y
受母亲的影响,我在后来做妇女工作和法律工作时,在维护妇女权益和法律尊严时,就不太可能严格按照当今的女权意识和立法理念行事,而是融进了以中医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思想理念。中医给了母亲一个顺其自然的生活态度。一个淡泊的心境。我想这也是受了她老师的影响。
9 A* m2 b4 `1 I% k
% A% j( V; I4 g6 u+ \6 P# g. Z母亲说,她的老师在过了六十岁生日后,收拾干净一张床,交给我母亲一个蝇甩子说:“别让苍蝇落我身上”。然后躺下,绝食七天而死。
0 S" t7 R5 d$ @; ]
$ r1 I6 T) B6 q! Q' b, x) N我追问母亲:老师为什么要死?是生病了吗?是厌世了吗?是信仰什么教吗?母亲说不是,老师只说,人活六十就可以了。可我觉得这话站不往脚。对中医来说,六十岁正当年,正是经验丰富,大有作为之时,怎可以死呢?我一直认为母亲太女人,给你蝇甩子让你赶苍蝇,你就赶,老师说要死,你就让他死?便是大家都认可了,你也不能认可啊?你得给他灌米汤啊?母亲说,那不行,老师要安静。我母亲可真够听话的,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让老师死了。是后来看到母亲对待死亡的安祥态度,我知道她早已接受老师对死亡的态度了。 + E( I8 C" X& f  e: p5 C
! n# H2 M% N% r. f* z+ G% G
她的老师一生不求财,不求利,不求名,便是对生命也是适可而止,早早撒手。母亲和她老师的做法一脉相承。一个西医的人生信仰可能不影响他的行医。可一个中医的人生信仰却会直接影响他的医术,如果母亲执着于生命,执着于青春,执着于名利,她怎么做到在医治病人时因势利导,顺其自然,舒理气血,平和阴阳?一个魔鬼可以当西医,可却当不了中医。中医不仅仅是技术,更是人生观,世界观,是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。可惜我小时候没有认识,也无法认识到这一点。正因为母亲的这一人生态度,所以她才是一个真正的中医人。在医院这一不适于中医生存的环境内,她不是考虑工资,名利,地位,而是不让中医不得施展。
9 F9 \: @8 c7 |, N$ Z' j+ m6 f9 V* _( h1 C* a& r
医院这种形式适合西医,却很难盛得下中医。不仅仅是医院,便是科学也很难框住母亲的行医。但母亲认为她还是科学的。她研究西药,根据西药使用后病人的反应来分寒热五味,对已接受西医治疗的人,她总是把西医的治疗也纳入总体思考。 ; b* [$ C8 x7 O2 u$ @; Q( @

5 Q2 A- Z% M: b母亲毕竟是在科学时代内生存,不可能一点不受科学影响。对中医,她按“吸取其精华,剔除其糟粕”的新中国中医方针,把她老师传给她的东西,按她能理解的和不能理解的,分为精华和糟粕两部分。9 M, Z1 t0 r" e0 o3 j9 \
3 U( g2 g: \# u; ?; K' u
有一次,一个晚期癌症病人被她丈夫背到母亲这来了。母亲当然看不了,可这丈夫不肯接受这一现实,苦苦哀求母亲,到了不可理喻的程度。无奈,母亲给他开了一个中国古方,说是给病人吃老母猪肉。这个男人从农村买来一头已丧失生育能力的老母猪,杀了给妻子吃肉。这女人十分想活,加之对母亲的迷信,就努力地吃。到了医生宣判的死期,她也没死,一头猪吃完了。一个冬天过去了,女人的病竟好了!两口子来谢母亲时,母亲一脸茫然,她反复自言自语:“这糟粕不是糟粕?”  
) R5 M7 Z9 W) x0 ^5 W2 j& G) @7 o) j1 s% o1 r4 b2 D  q# L
一位火车炉前工,由于生活不规律,得了很严重的胃病。带病坚持工作,吃药的效果也不好。母亲笑说,有一个“糟粕”方子治这病,说是备七口大缸,将稻草烧灰,填满大缸,用水浸泡,浸出物会有白色物质沉淀缸底,收集这七口大缸,可得一碗。将这一碗白色沉淀物服下,可治此病。听了这个方子,我和鲁迅对中医的看法再一次统一。觉得中医有疗效的方子,也是从这些五花八门的方子中歪打正着地碰出来的。
7 D: l- n& x7 Z% P' t/ K5 B1 k3 K$ c# O3 t0 z

- Z) j. w, _  s1 C: h/ S- U$ Y( D. K* a# f* R) e
这个炉前工有一次疼得死去活来,遇到一个老太太就将小苏达调合了一碗,让他吃下。他吃惊于怎么可以服用这么大剂量的小苏达?但疼极了,老太太又一个劲地鼓动他,他就吃了,结果就不疼了。又吃了两次,竟全好了,再没犯过。母亲听了,就念念不忘。老要泡七缸稻草灰看看那白色物质是什么东西。我想,随着母亲临床经验的丰富,她对“糟粕”的否定产生动摇。* d0 ~0 n8 y6 E0 W' u

* E( X1 P  A; @* J小时候,和母亲在一起,看她做什么都觉得是自然而然的,除了不正骨,不开刀,她什么样病都治。如今,看人们治疗银屑病,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等病非专家不可。可我小时看母亲治这类病都是常见病。也是手到病除的病。如今看专家治银屑病,告诉患者绝不可沾酒。我就想到母亲治这病,恰是服用药酒。只是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时药稍贵。我记得母亲再三劝一位母亲说,她十五岁的女儿得的病是比较严重的,一定不要疼惜十二元钱,把药抓了给孩子吃。后来那个孩子死了,母亲很奇怪,一打听,那母亲果然是舍不得十二元钱,没给孩子吃药。
4 G' S, h" Q- a' `) E. j7 W' X7 J: r1 u7 H# J
也有母亲治不了的病。一个姑娘,高大,漂亮,圆脸,看上去很健康的。母亲号完脉,将姑娘的妈拉到一边说,我治不了这病。现在我知道,这是白血病,那时没有化疗和放疗。更没有干细胞移植。无论中医还是西医都束手无策。8 t0 L, m' ?+ A& a
$ I- o( R1 p6 E( ?5 N! _) M
中医对器质性病变不象西医认识的那么绝对,比如心脏病。
( X4 R& l/ c* I! `& f' D3 A* I$ o& F" h1 d! Z+ p2 A6 q
母亲自己就是心脏病。当她犯病时,她并不吃药。其实,当最早的速效救心丸还是外国稀有药时,我母亲就有,是我舅舅从国外弄来的。为此,我怨恨过舅舅:“你姐姐什么性格你不知道?你怎么会把药交给她而没告诉我?你应该把药交给我!”母亲不仅没用过一粒,而且没告诉我她有这药。我想,在生命这个问题上,她一定是受她老师的影响。当她犯病时,她不吃药,而是做气功,调节心律。她曾经瘫痪过三年,我帮她执行她的治疗方案,她竟能再次站立起来。她已经一再用自己证明医学奇迹了。8 M  m+ Z+ @% ~7 @' H

" ^2 Z: L4 q) c" z父亲的一个朋友得了心脏病,器质性病变很严重,母亲说无药可医。我不甘心,给配了一付药。因为我对父亲这位朋友的感情很深。在文革期间,父亲钻进大兴安岭,病得奄奄一息的母亲被她救过的一个人接走,奶奶被军管会办了学习班。我曾到“牛棚”去找过父亲的这位朋友。他也正和囚犯一样,剃着阴阳头,在“牛棚”里砍麻绳……。如今想来,他在哪给我弄来的几斤米哪?他自己有八个孩子要养啊?看到他,我对父亲逃跑的正确性产生了怀疑。
: w% V: [( h4 \) P4 z6 Z5 h+ R* g& }; n
初生牛犊不怕虎,我配制了一个大药方“梅花点舌丹”,费尽我九牛二虎之力,动用了母亲的一些库存,每一味药都是我亲自加工,研磨,做成丹后拿给病人。可对我的“梅花点舌丹”他并不领情,对我大发雷霆,说我是异想天开。他说:“你就不想想?我连口粥都吃不下,你却让我用黄酒,葱白做引吃药,这可能吗?”我想告诉他,这药里有麝香,熊胆,牛黄,最便宜的药也是蟾酥,珍珠。可我不敢说,我要是说了,他就得问我:“麝香治我这病吗?珍珠治我这病吗?蟾酥这毒药你也给我下?”我怎么跟他解释,我理解这药能扩张血管,增强体能,以毒攻毒,总之,我把感情都投入其中了,总觉得赋予这付药一个灵魂,它会去执行我的指令……。 他在我父亲那告了我一状,说我愚弄他。是呀,谁能认可一个少年能配一付好药?他死后我把这付药拿了回来。母亲把它当安宫丸,再造丸一般地使用,真是一副好药。我没有怨我父亲这位朋友,只怨中医没有西医的注射手段。中医难道不需要西医这样的手段吗?. Q6 G- N$ c5 z, B; O# V8 M/ P6 x
6 h( F8 T9 L/ T% _) o/ {2 H3 U
母亲也死于心脏病,可同样有心脏病的父亲却活了下来。当死于他前面的心脏病亲朋还都没有心脏病症状时,父亲的心脏病严重到已需要大家关照了。父亲今年过了八十大寿。他告诉我,人的身体感觉并不是随着人的年龄增长而觉得一年不如一年。他现在的感觉就比十多年前还好,的确,父亲行走如风,看上去比他四十多岁时要强。
# |  R3 ^( G7 A4 q, S8 {
: R, ^  i1 _, U5 D5 f3 ^) _; q" k5 ]3 M
7 H( f2 x& t0 t1 ~
去年,父亲又与我谈起他的心脏病。我为他的心脏病没有接受现代医学的治疗而庆幸。我告诉他,他这病如果在当今是要安装心脏起博器的,我的两个同事就安了。四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时,可安了这东西,就是一个出门得需要我照顾他们的病人了,我得替他们拎包。我问父亲:“如果在你四十来岁时,给你安装上心脏起博器,你还能活到八十多岁吗?多亏了那时没有心脏起博器。”
, o3 l$ Z( Y- Q8 t+ j" h/ B9 P' x
8 ^, w4 a; b, `* S2 p% Y* v0 _其实,无论是父亲的那位朋友,还是我母亲都不是不可活,只要他们不那么刚强,不要求身体必需达到一定健康程度,而保持一种半休眠状态就可以存活。可母亲不肯,她说,那么活又何必呢?所以,母亲死后,我在收拾她的遗物时,找到了那瓶救心丸,这曾使我怨恨舅舅。可是,肯顺应心脏马力的父亲,当随着年龄的增长,体能的下降,心脏和身体的供需关系达到平衡时,病症消失,反倒健康长寿了。
  a2 s/ M$ a' @2 }0 T" s' r* w' n' b, r
女儿的爷爷也是心脏病。怎么也治不好,他为此忧心忡忡,血压上升,自己也劝不了自己别上火,最后就得了脑出血,成了植物人。成了植物人的他,不再着急上火,于是血压也不高了,心脏病也没了。早晨太阳出来他就睁开眼,赏着天,按时吃饭睡觉,生活规律,不再生气着急,十年过去了,心脏病一次也没犯过,血压也没高过。
4 J! v: S  ?; M7 q0 E" c% q6 a
- l$ H  }, J; }' K当年我也注意到母亲医治的几例心脏病人。一个是十六岁的少女。她是先天性心脏病。可却被强迫下乡了。她在乡下一再晕死。经省级医院鉴定,心脏缺损,返城了。分配在废品收购站当会计。我从来不敢应她之约陪她洗澡,她昏死在浴池是常事。大家都知道有哪天她昏过去就不再醒来了。她在母亲这吃药。有一天母亲摸她的脉说,本已见好了,怎么突然又加重了呢?她对我母亲说,有个小伙子要和她好,可是她父母坚决不允许她恋爱,她为此苦恼。母亲听了,就备了四样礼到姑娘家去了。
" R6 o5 G- u/ L+ B- m" C; j5 r6 F* m+ K  B6 P' n6 g# L
姑娘父母惊慌失措,母亲的面子得给啊,就毫无异义地答应姑娘谈恋爱了。当时我虽小,但也有一定主见,觉得母亲这事做的不妥。才十六呀,那男孩也才十七岁,在那个时代可不是一般的早恋。我还记得,女孩领男孩来见我母亲,母亲告诉他俩:“你们千万要给阿姨长脸,不能出事……”两个孩子一个劲地点头。他们谈了十年恋爱,到了符合晚婚的年龄才结婚。婚后生了一个女孩子,母子平安。现在想起这事我都后怕,母亲怎么能信得着两个孩子的承诺?万一有个婚前孕,做流产,女孩不就没命了?由于女孩快乐,幸福,那么严重的心脏病也没有影响她的正常生活。# R6 v7 x  Z+ G& b& o

, g, g5 ^# u" v( Q: i还有一个二十三岁的姑娘,也是先天性心脏病,她的病更严重,年轻轻的,每年就得有几个月卧床。结婚肯定是不行了,家里要养她一辈子。她也在母亲这吃药。可在家躺着吃药的她偏偏就出了问题。大杂院里有个死老婆的男人,领个八岁男孩过日子。谁也没想到他俩怎么样就产生了感情,要知道这在当时也算是大逆不道的事了。姑娘誓死要嫁给他,把个爹妈气个要死,大家也痛恨地暴打这男人一顿,但不让姑娘嫁,姑娘马上就要死了。家里人只好来找母亲相商。母亲主张为他们举行婚礼,让把那男人带来嘱咐几句话。母亲告诉他,绝不可以让姑娘怀孕,姑娘的心脏承受不了怀孕的负担……。' _, S4 u- H- W2 ]" l
# @2 \- [$ _7 C& z$ F7 _9 u' |& e
结婚后这个男人每个星期天就出去打猎,打狐狸。在我们当地是很忌讳打狐狸的,狐狸是“狐仙”,打了是要遭报应的。他打狐狸不是为了要狐狸皮,他要的是狐狸心。中医讲吃什么补什么,母亲也将中药灌到猪心里煮给心脏病人吃。他听说狐狸心效力更大,就每周弄回来一个狐狸心给妻子吃。吃了几十个狐狸心后,奇迹发生了,心脏病的症状基本消失了,她怀了孕,顺产生了一个健康的男孩。母亲惊奇地说,狐狸心的效力这么大啊?8 u( C: ^9 F  D/ h; h: y) f
便是西医在对心脏病人的医治过程中也履履出现奇迹。 6 o: O0 E& x& o* H
3 k+ a8 m: l3 L1 `
一个有业务联系的朋友,他有很严重的心脏病。还不到四十岁。有一天就“死”了。抬到医院心已经不跳了,什么生命体症都没有了。医生给他做电击。嚓,嚓,嚓,连做三次,人还是死的。医生说,超过三次就是好心脏也给击出心脏病来了,是不允许的。可医生对这个死人说:“谁让咱俩是朋友呢?我得表示一下对朋友的特殊优待 。”于是,嚓,嚓,嚓,又来了三下,这个死人就活了。
& n! A) P# c8 Q! }, J0 Q3 _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我们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埃德蒙顿中文网

GMT-8, 2019-11-22 13:03 , Processed in 0.087926 second(s), 8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