埃德蒙顿华人社区-Edmonton China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81|回复: 0

问中医几度秋凉 (转载) 13-15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-19 08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老杨团队,追求完美;客户至上,服务到位!
十三
5 k6 P; X$ D6 l0 a
! I7 f$ N+ \1 p; i, U5 a又过了两个小时,人被推出来了,从前胸到后背足有五六十公分长的刀口,别说割去一小条肺子,就是什么也不割,只这么把皮肉割开,把肋骨锯断,把胸腔打开,再一层层地缝上,便对一个大小伙子来讲也是一个大伤元气的重创。胸侧开了个洞,插根管子,下面接个瓶子,从胸腔中向外流着血,医生说这是为了把胸腔中的积血流尽。不到一小时,瓶子满了,我找医生问,这血是不是流得有点多?医生说就是要流干净。又不到一小时,瓶子又满了,医生说没事的。又一个小时,第三瓶又满了。我去找医生,我说,人有多少血可以这么流?医生说那是胸腔积液,不全是血。我挺来气,是不是血我还看不出来吗?再说就是胸腔积液也没这么个流法啊?我坚持要医生来看看,医生过来看,这时第四瓶也满了。一量血压是三十,一看眼睛,瞳孔扩散…… 医生和护士,把病人抬上车,推起来就跑,进手术室,紧急抢救!扔给我一个箱子,说手术室一滴血也没有,让我马上到血站弄血去!我开步往外跑,听到医生又给我一项任务:准备后事! ! O9 k- s7 _( P! M* g1 A9 W1 k
% F: L' d$ n( T4 N, n$ J) h
我这个气啊?没把我给气死!这不是陨石砸头顶上了吗?可我连生气的时间都没有,我必需在最短的时间内弄到血!当我把血送到手术室,我人累得要昏过去了。由于创面渗血,为了止血,只好把整个一侧的肺子全割除了!又由于没作这方面的准备,什么填充也没有,所有目的都是为了不让人死在手术台上,一个人就这样给废了。
/ v6 O+ Q$ u% h8 T/ N- m+ ?6 z' @/ @
还遇到一例类似的手术。
! {( r- B* b' G* w
4 d8 H% @; A2 `) @( Y7 E6 W人家告诉我一个朋友从北京做了口腔手术回来了,他正在绝食,让我去劝劝。这个病人让我很痛心,他是少有的好人,总是尽心竭力地帮助别人,却不求一分回报。他不抽烟,不喝酒,连茶都不喝,所以想给他送点礼都没东西可送。让这样的人死了的确太可惜,可怎么劝呢?这不是劝的事,怎么也得借助点什么。
$ r2 O$ d! w1 q( M5 Q, r
1 F1 [; o1 g! D; o5 O5 J9 `我在农村一个老太太那弄的用野兽油配制的偏方药,拿到病人床前。我告诉他抹上这药就可缓解疼痛,他应该努力吃点东西……他看着我,见我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,他伸手要来纸笔写了三页稿纸,后来他家人把这三页纸珍藏起来,这是他的绝笔,此后他再没写一个字。他写得很明白,他得的是口腔癌,家人签字做了手术,将整个上腭切除了,他说不了话,不能吞咽,疼痛不堪,这样的生命还如何存活?有什么意义?……他绝食九天而死。& n; R* k7 z/ a- D/ L

) v3 V0 n; G5 F- e. \这之后,对危重病人,如果是我的好朋友,我往往不是救,而是帮助他们速死。我知道我这么做是不给自己留后路了,我没有理由让朋友们速死,而轮到自己那天却贪生怕死,我想,我这样做就是等到我那天,朋友和我的孩子会如法炮制,替我了断。 8 t% }6 O. Y! z- G3 A! W9 ^- h: ]
; H" U9 C8 W. I  L- c6 _
看到巴金的死,我的心情说不出地复杂,巴金多么敏感、细腻的一个人,他是如何忍受让他活着这种欺凌的?他从前经受的所有苦难和凌辱,都抵不上后来不允许他死亡带给他的羞辱,我感到天下再也没有比这更残酷,更戏弄人的了,怎么偏偏就让他这最善于体会的人遭遇了呢?十几年前,当再一次把他抢救活了时,他万分无奈地说了他人生最后一句话:“我愿为大家而活着。”之后他就拒绝说话,这是何等的悲愤?我们活着的人能承受得起巴金为了我们而这样活着吗?4 u" m9 [: y" T3 r' Y  x

* ~) d' A5 U# `+ e冰心晚年为自己制了一个印章,上书一个字“贼”,她说,孔子说,老而不死是为贼。老人这不是做秀,孔子之所以这么说,也是有他深刻的人生体会的。过去的人对死亡不象我们现在人这样拒不接受,对立情绪极强。小时候看着一些刚刚六十搭边的人就开始纳个鞋底,备快布料,稳稳当当地为自己备寿衣了。做好的寿衣经常晾晒,过年时还要拿出来穿一穿,这是多好的死亡练习啊?我家邻居有个老太太,夜里自己把寿衣穿好,早晨家人起床,看到老太太穿戴整齐,已死多时了。可如今,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发病了,拉着我狂呼:“救救我啊!”这真是给我出难题,你都没有阳寿了,让我如何救你?人可以不活在岁数中?另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不肯从太平房门前过,说是厌恶。难道死亡不属于她?' k, g2 ?7 a# u8 A( M# ?, ~" u
, b( D$ O( G9 Y" V1 w
十四
- H( Y9 \. d: B7 r) M
3 }" z; }4 S* \: `/ U* s  w很长一段时间,我不理解母亲为什么不许我在学中医上走 。我认为,中医首先是经验的积累,后又借用阴阳五行做框架来安放经验材料。阴阳五行与中医药不是骨肉关系,而是中医没有找到更好的理论框架。我想,如果我学会诊脉,把握病症,能相应地用药,就应算是合格的医生。阴阳五行可以不用,也不用费太大的精力去读经。可母亲说我要是如此行医就是害人。今天,如我所说的从病症找相应的药的医生多了起来,中医的医术下降了,中医的疗效趋于一般,神奇不再,好多西医都能开中药,美其名曰:中西医结合。这些医生所走的不正是当初我要走而被母亲阻断的路吗?
6 [. a1 G2 y+ C$ o7 _: ?  g8 W7 d; f. w8 F5 t' E1 q# j* e
如今,我在日常生活中常做的一件事是,阻止人们乱服中药。亲朋好友,常有因身体不适到药店找中成药吃的,只看所治症状,不分表里寒热,乱服一气,不仅无益,反而有害。这正是西医用药方式对人的影响。如今大量的中药销往国外,外国人在西医思想指导下用中药,实在不是发扬中医药,而是令其浮肿而亡。8 t0 l* D, p, ]; R
' v8 v$ W, U7 m
当我向人们解释,为什么所服用的中成药对他有害无益时,我不自觉地,无可选择地,必然地要使用阴阳五行理论。我关注哲学,关注科学,但还没能找到一条能替代阴阳五行学说、叙述中医对人体的认识理论。并不是时代发展了,人们对事物各方面认识就同步发展,对人体机能的认识,我们并没有超越两千年前。西医对人体局部认识的深入,并没有带来和推进对人整体机能的认识,西医没能吸纳中医。我先前所期望的西医的发展将汇同所有医学的期望,目前还看不出希望,我甚至感到从西医的道路上走不到中医。
+ j/ p2 A& Z* O/ I" ~+ n# s) r3 x" B" S( J- u1 H6 }
我一位同事的母亲得了肾病综合症,老太太的儿子和儿媳是另一个城市的医生,把她接去治疗。结果越治越重,下了病危通知,备好了寿衣。这时,我的同事突然对她哥嫂产生信仰危机,给我打电话,我请我们当地一位年轻的中医,用我们单位车,行车六七个小时,赶往另一个城市。我想,看到病人昏迷不醒,血压仅有三十了,这个医生非回头就走,拒绝给看病不可。我给同事打电话,让她有个心理准备。8 ?% n; i) d1 {  Z7 C: ?+ P0 }

4 R# L3 S3 w- k2 F4 F8 o# v这位医生到达后,并没有吃惊,而是诊了脉,开了药。我的同事马上抓了药,煮好了,然后给我打电话说,病人已经几天不睁眼,水米不进了,怎么吃药啊?我让她用小匙顺着嘴角一点点往嘴里润,让药按物理的方式顺进去一点是一点,同事就这样把药喂进去一些。到了晚上,同事给我打电话,说她母亲睁眼睛了,说饿。我想,完了,回光返照。同事问,给吃吗?已经好多天没吃东西了。我说,给吃吧。心想,最后一顿了,吃吧。同事在给她妈妈喂了些流食之后,又给喂了些汤药。第二天早晨,同事打来电话,说她母亲又睁眼说饿了。我一阵惊喜,松口大气说,祝贺你,你妈得救了。我很惊异这个年轻人的医术,什么叫妙手回春呀?这就是。我让同事把那张救命的药方拿回来我看看,我想看看他用了什么灵丹妙药。 6 w: `& w, w0 }( `6 c+ H
) g# @; }/ v$ s
药方很平常。不仅没有什么出奇制胜的药,甚至没有一味治肾病的药,是一剂变通的强胃健脾方。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健脾方子就能起死回生救人一命?
! O/ a$ `- j/ I5 }5 `1 D. @- A4 c  L) M* C! A
我感到奇怪,找机会向这年轻人讨教。他说他是按五行生化制克来的。水旺,土虚,五行不通,阴阳失衡……要先固土,升阳,抑旺扶弱……。由此我悟到母亲为什么不允许我象学西医那样去学中医。为什么样说那样就不是中医,就是害人。一个救命的药方是那样普通,寻常,它的神奇体现在理论上,运用上。
1 U' K' S0 @5 j5 k3 S. w+ ~! f6 T* ^) V, j3 _2 d
正象围棋的黑白子,在同样的格子内,在不同的人手里,就有了不同寻常的动,势能。一个子所点的位置,与其它子形成的特定关系,就使这普通一子很不普通。中医的精髓正象围棋一样,它不是象西医那样用不断发明新技术,新药来治病,而是不断提升认识境界,正象围棋手的升段。没有一个深髓的文化在后面,只把其当成一种单薄的经验和几百种药,那么中医很快就会降至连西医也能开中药的水平了。
6 Z/ o; R% G; v9 d  w0 w  j
! n) v2 H; t. l1 @: c6 [9 ~ 十五/ o, e7 J2 d2 Z& Q1 ?  f9 e, ^2 l

4 Q0 F7 K" |/ F4 t# Y我当然希望有更好的理论能代替阴阳五行, 以使我们更好地进行医学思维。但望遍全球我也没有找到,中医只能还用这一古老的朴素的思维方式。+ g" A+ F3 j6 l8 l8 Z0 w$ d

- s3 y$ H7 o% e: Z+ G  i( |% p一次与同事出差住店。我正和同事谈话,同房间的一位住客回来,倒在床上就哭,哭得我和同事无法说话。同事很生气,我说,行了,反正我们也没法说话了,便对那女人说,你说说吧,你怎么了?她说她要死了,得癌了,刚从医院做了肠镜回来。我说找到肿瘤了?她说没有,但医生说这种症状就是癌了,因为她的胃肠失去了功能,无论她吃什么,就是喝口水,也很快排泄出去,怎么治也治不好,医生说治不了了。. k- q! B7 D% J% c

, Y& j# r5 L4 W8 p1 v" S我听了奇怪,找不到癌也说得癌了?我给她做了简单的望,闻,切,问,我断定她是阳气虚脱所致。但一般说来,对女人应首先表现为崩漏和子宫脱垂才对,我问她有无这类症状。她说子宫脱垂已经好几年了。我气愤地说,这么明显的症状你怎么不跟医生讲呢?她说,医生也不问啊,再说,也讲了,医生说这是两回事,那是妇科病,得到妇科去治。我说这怎么是两回事?这是一回事啊,医院和医生分科,可你不能在一个人身上分科,这病因是一个。可是转念一想,对西医来说,这的确是两回事。一个是消化系统疾病,一个是生殖系统疾病。对直接将病症与药直接挂勾的中医来讲,这也是两回事。
. J% D8 l+ C1 \9 b' D2 h0 P3 g" Y# `% ]9 O
我告诉她去找一个好中医看看。在没找到中医之前,可先吃点中成药,我给她开了中成药名。同事在一旁说,你能解释一下,你所说的阳气是什么东西吗?我说,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,但我知道它的作用。阳气不虚,人就不遗屎、不遗尿、不淋漏、不脱肛、脱宫。人死时,阳气一散,没有托扶,往往遗屎、遗尿,阳气大伤时,也会有托不住而遗,而淋、而漏、而脱的现象。这位妇女多次生育、引产、流产、身体亏损,阳气不足,不仅有生殖系统症状,也有消化系统症状,所以治病的方式就是升阳……
2 T1 ]6 c. T! I) i* B+ {- O  D/ U# w% {9 s4 f4 Y, ?
这位妇女的病在中医看就是小病,常见病,好治的病,怎么到西医这就成了束手无策的疑难病了呢?西医的确有高科技,可他们对高科技的运用效率和效果,有时怎么就显得这么幼稚哪?3 E% M) n: f4 T% u

6 c! P" \: u& E" p0 f出差住店常能遇到出门求医的人。高度紧张,巨大的精神压力,往往使她们无心顾及别人。有一天,半夜我爬起来,拉开灯,对同室另一个女人说:“你起来吧,反正你成心不让我睡,我就不睡了,你说,你怎么了?”她说她第二天就入院开刀,十分紧张害怕。忘了她是什么病了,反正她说完她的病,我说你这病也用不着开刀啊。我忘了给她出什么招了,第二天就分手各奔东西了,也就忘了这事。几个月后她给我来封信,说按我的办法治好了,高兴得不得了,特地告诉我一声,说我是她的贵人,我却忘得怎么也想不全是怎么回事了。# k4 L: j5 t( J# v2 _3 V9 m
" h1 J+ v. r* U* ?
我对中医的使用是阶段性的,随着女儿渐长,体质渐强,我又不太关注中医了。可随着女儿进入青春期,中医的魂灵又开始萦绕在我心头。
+ z0 V6 ~2 w3 Q* \0 a
' l" S6 J. p) N$ E  S当今的女孩不会照顾自己,西方的生活方式和思维理念,给中国女孩身体带来十分不良的影响。
  Q/ P; }; Y4 X- V; O$ C, r
0 |$ h9 I( ?/ H" y) C5 i. Y, F单位的女孩总是在她们头疼脑热时跑来问我。对我的回答又往往觉得匪夷所思,“我是胃疼,你却告诉我穿件大衣,可我没感觉到冷啊。”“我感到身体乏力,你却告诉我别吃西瓜了”……
$ C2 h2 \! U% F) \5 `# v& h& J/ p% G  @+ Q
一个有不孕症的妇女和我聊天,我说:“我敢说,你冬天没穿过棉裤。”她说,是呀,我是没穿过,你怎么知道的。我说,所以你不能生孩子。对那些“三九天”穿得菲薄的时髦女郎,我对她们说:“你们就美吧,有你们哭的时候。”   U3 p2 t, \+ s9 L' a, c% M
0 r: ]9 h! W$ p" A/ C4 _
一位也患有不孕症的妇女对我说,不能生孩子更好,我本来就不想要孩子,这样反倒省心,省事了。我说事情要是真这么简单就好了。我把她领到医学专家那,专家一席话,说得她双泪长流,痛苦不已。
  R  o$ {  a1 w6 D' L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我们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埃德蒙顿中文网

GMT-8, 2019-11-21 12:45 , Processed in 0.088668 second(s), 8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